当前位置:>主页 > 国内 >

南海十三郎:世人笑我太疯癫
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13:54  来源:网络整理

“心声泪影女儿香, 燕归何处觅残塘。红绡夜盗寒江雪,痴人正是十三郎。”电影《南海十三郎》中的一句诗,诗中说讲的主人正是南海十三郎——江誉镠。江誉镠出生于二十世纪初,是三十年代著名的青年编剧家,南海县张槎(今佛山市禅城区张槎街道)下朗村人,因是其父太史江孔殷的十三子,故取艺名为“南海十三郎”。他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,也是颠沛悲惨的一生,充满神秘色彩。《发现佛山》记者多方采访,为读者还原出一个鲜活的传奇人物。

南海十三郎出生在一个《红楼梦》般的大家族。1908年,在5000平方米的大宅园太史第,清末翰林江孔殷的第六夫人杜氏,诞下一个瘦小的男孩后,随即难产而死。孩子由交给乳母“四婶”抚养,取名誉镠,又名枫。因排行十三,他的剧本出名后,被人们称为南海十三郎。

“天时地利造奇才,仙花一向梨园寂,清曲飘零听不堪。留得《再生缘》一出,海珠演过又河南。”这首七绝《戏院》是十三郎青年时代看粤剧有感所写。

十三郎的十一姐畹征,喜欢创作粤剧,但那个时代女人不能抛头露面,薛觉先的首本戏《女儿香》,就是江畹征创作,经十三郎润色,而以“南海十三郎撰剧”问世。

要说十三郎和粤剧界名伶薛觉先在剧坛“编剧和主演”的合作,应是从他个人独立的处女作,亦是当时专为薛觉先“度身订造”而写的剧本《寒江钓雪》开始。不难看出,此剧投入了他在上海初恋失败的感情和体验。结果,一举捧红了薛觉先和十三郎,两人成了当时剧坛不可分割、相得益彰的双子星。

这个时期,十三郎度词撰剧创作了众多的得意杰作,名噪省港戏坛。凡是由他编剧的戏,一经上演便极度火爆,往往一票难求。

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江氏全家包括其子女国共两派一致抗日,对十三郎的影响很大。

十三郎再次去香港,并频繁穿梭穗港,参加两地的抗日救亡活动,并参加李晨风、卢敦、王铿等人组织的“时代剧团”,演出曹禺的《雷雨》等话剧。十三郎编写借古喻今的戏剧给剧团演出,一出《莫负少年头》,演的是岳飞抗金故事,鼓动抗敌救国,剧终时后台大唱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全场一片激昂。

抗日期间,南海十三郎所写的剧本绝大多数为保家卫国历史剧,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。

然而,惊人的天分如同一件华美而带刺的衣衫,他备受瞩目却无人知音,唯有用恃才傲物的外表遮掩内心的深深遗憾。

日本投降后,南海十三郎又回到香港,他批评香港某些电影太媚俗,有伤风化,因此得罪了一些人,说他是“傻佬”。他常对人说:“士可死,志不可屈。”以致在香港无法立足,生活成了问题。

十三郎曾经收过一个徒弟唐涤生。在他看来,如果徒弟只是亦步亦趋地模仿师傅,将永远没有创新。一句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说得强而有力。抗日战争来临时,爱才的他硬是赶走了徒弟。后来,两人以对词重逢,就像当初以对词相识一样。此时,沧海桑田,徒弟成了香港著名的剧作家,十三郎却沦落为一个乞丐!

南海十三郎的悲剧在于他活着,并且活得太长太久。他的心,如同狄兰·托马斯的诗句:“太高傲了,以至不屑去死。”他不得不目睹生平唯一知己的夭折;不得不听闻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噩耗;不得不成为一段又一段动荡历史的见证人,并以疯癫抵挡这个越来越光怪陆离的世界——只有在痛彻骨髓的片刻,才显露出慑人的清醒。他曾受尽高处不胜寒的苦,又被人一脚踢开,如同一个时代的弃儿。

十三郎于1984年秋,病逝于香港精神病院,享年75岁。这位多才多艺的粤剧编剧家,一生编写过一百多部剧本,最后留下一首他翻译的莎士比亚墓志铭:休将吾骨伴嚣尘,黄土一抔葬此身;顽石有情充棺椁,千秋犹斥泯英魂!

文/佛山日报记者王紫君

上一篇:南海十三郎剧情介绍  下一篇:《南海十三郎》“回乡”公演 谢君豪感触良多

新闻| 军事| 国内| 国际| 体育| 娱乐| 文化| 媒体| 教育| 健康|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